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重生之失忆了,月:45.异样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失忆了,月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月儿抬眼,此时皓月当空,银光倾泻,四野皆是清晰,再加之千隐本是灵兽,夜能视物,理应不会走错,可现今为何。月儿暗自想着却未察觉千隐身影骤快渐愈消失,再抬望之时,面色一慌,此时空中哪还有千隐身影,不容多想,月儿只得快快追赶,却又唯恐被人发现。所幸不久,月儿便于前方瞧见空中黑影,情急之下忙呼千隐停下,奈何千隐似未听到一般,越发往前飞去,月儿虽是焦急却也只能跟其往后山奔去,期间千隐不时落于树枝,左右环视,似在寻找什么。

    月儿奔行一段,猛然恍悟,看来千隐确是未有迷路,相反其一路是在将她带往某处,果不其然,又过半刻,前方~林间竟突现一小径,分外狭窄,只容得一人行走,两旁树木高大,枝条茂密几以将路遮挡,地下草长这条路显是少有人所来,若非千隐在前指引,常人恐难发现此路,月儿面色一沉,千隐平日与自己形隐未离,今日竟能带自己来这一陌生之地,自己却是未有半丝察觉,不由暗嘲于已,看来其这个主人是何等粗麻大意。

    千隐边飞边停,仍似寻找,月儿不能再容它四处乱飞,冲其小声喊道:千隐,莫要再往前飞了,速与我回去

    千隐闻言,停滞半空,朝着远去看了看,遂又飞回月儿身旁,双眸仍是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月儿抱着它,看向四处,虽是平静,却不知为何心下生出一股不祥之感,这是清沩城,普天之下能有何地有此安全,月儿本不应有此种感觉,可是她内心却隐隐不安,月儿忙转身欲带千隐回去,忽然千隐又从其怀中飞出,月儿唤它回来,千隐立即返回,月儿伸手欲接住它,没成想千隐竟两爪拉着月儿衣袖,一直将她拉往前去,好似有何物在前方。

    月儿此时哪敢往前一步,只想将它拉回,速离开此地,月儿试了几次,千隐毫不松爪,月儿惊愕千隐力气竟这般大。

    千隐,你可是要带我去某地?月儿面色肃然。、

    吱吱吱千隐双眸露喜,竟又是叨起月儿左袖飞起。

    千隐,你这是月儿虽不解它为何要去往前方,实是不敢冒然动身,本欲拉回衣袖,未料千隐愈发用力扯曳,月儿恐衣服被其扯破不得不起步迈前,她也想知道是什么吸引着千隐,千隐见月儿走动,松爪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千隐,你慢些,这树枝甚多,你会飞,我可不会啊啊疼疼

    一时间林间哀叫声声,枝叶颤落。

    廊外,几名弟子认真练功,一人垂头匆匆行走,所遇之人也未有理会。

    月儿回屋便将房门关起,后背紧紧靠于门上,双眼直直看着前方,呼吸慢慢平缓,突然身体渐渐往下滑落,月儿只得起身,扶桌而坐。千隐从袋中飞出,往床~边躺下,眸中遗有一丝惊恐似乎也在回想方才情景。

    哎呀月儿轻轻揉了揉双~腿,肌肉阵阵酸疼,蹙眉忍痛,先前因其紧张一直未觉身体乏力,眼下回来立觉疲惫不堪,可她心中难受岂能躺下睡着?抬眼巡视房中一切,双眸微湿,面显愁容,明日自己便要离开了吧。月儿呆望了半刻,愁中生悲,不觉起身往另一桌前而去。桌前摆有一精致妆匣,月儿拉开两门,木匣内为二层,抽~出上层,里面整齐摆放几样水粉,月儿拿出其中一个白底瓷盒,上面绘有梅花群图,淡雅非常。月儿轻轻抚摸着盒面,神色愈悲,再抽开下面一层,里面放了两枝淡黄珠钗,做工精细,月儿盯着这珠钗神色又起变化,这是师姐上山之后特意托一位师姐带上来赠于自己的,可费了师姐不少银子,以此勉励月儿坚持下来,月儿也是十分珍爱,本想它日成为清沩城弟子时再戴上这些,月儿眼中顿时失了神采,将抽屉合上,这下倒用不上了。月儿颓丧之际坐回床边,摸着床~前被子,想起当初自己竟有些嫌这被子不如师姐的柔软,如今便走,倒有些舍不得这被子了,双手摩挲着被外,不知自己走后它是会被丢弃还是另给她人使用?

    今日这般得罪葑夙,这清沩城是再无机会留下,明日洛师兄定会来通知自己下山,怎料忍耐这么久竟还是功亏一篑,月儿是有微许不甘,只差一月,自己只需熬过这一月便可学习法术,未能成为清沩城弟子月儿并非那么伤心,本来她只是来此避难,只是一想至下山便再难见师姐、良祁、楚京墨他们,还有杨叔他们,月儿便禁不住伤感,因为清沩城,她多添嘲弄,却也认识更多关心她的人,她只是舍不得她们。月儿难受之际突然庆幸自己未被葑夙认出,否则以他脾气知道自已再次骗他恐这小命难保,月儿若是知道葑夙对于今日之事竟能既往不咎,又是否会重新审视对葑夙的偏见。

    月儿长吁了一口气,下山还有流清哥哥在,二人既是不记过往,倒呆在那茅屋住着也好,离师姐她们这般近,入没入清沩城又有何妨,月儿心情顿时好转,此时千隐吱吱两声,抬起头来吐着舌头,月儿起身给它倒了杯水,千隐立即飞来桌前伸舌舔~着茶水心情欢愉起来仿佛刚才未经历一场生死大戏,它并不知眼下月儿心思,月儿瞧着它欢喜模样又站起身来,罢了,不去再想,还是先收拾东西,以免明天下山见着薛苡芙几人伤心再遗漏下什么。月儿从柜中拿着衣物翻看,千隐以为有何好东西停在其肩上左右瞧着,或许未见着好吃的便又飞回了桌上继续舔~着茶水,茶水喝完觉得困了,便飞回床~上自睡,待月儿几要收拾妥当,转身去瞧千隐时,忽见境中一人悄然立于身后,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南堂主月儿暗想他何时来的?忙将手上衣物暗自扔回衣柜中,以笑掩饰。

    南寻忆杵在对面不似平日般轻笑,神情少有严肃,盯着月儿看了半刻,反带几分怒意道:今日见着葑夙了,为何却还不去找我?

    你知道了。月儿声若蚊蝇,面色尴尬之极,显来葑夙是将事情说于他听了,自己对他这般无礼,南寻忆与其又是好友,自己刚才处事没有顾他情面,他会不会月儿皱眉越觉难堪,无颜于他垂下头去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南寻忆见她如此,面上怒意瞬然消失,他岂会真生她气来,只是怨她遇事竟不与若是在外它事他管不到,便是眼前与葑夙有关他倒能有些作用,他叹气道:是否因伤你之人是葑夙,所以便不来找我?

    月儿仍是低头,不作辩解。

    南寻忆默然摇头,看来她还是未将自己当成,他很想月儿待他如薛苡芙一般,至少亲近,南寻忆忽地眼睛一横,故作生气道:唉,若不是你伤了他那爱徒,他这穆穆之人才舍得派人向我传这一话,说他从不为难天镖门的弟子,否则以某人习性又怎会主动来找我呢?

    月儿知其口中所说某人便是自己无疑,霎时羞红满面,却又不好不吱声,只嘿嘿两声敷衍,却暗自惊讶,葑夙既能因她是天镖门的弟子而既往不咎,若这话不是南寻忆口中所传,她自是七分不信,垂眼思索恍然明白为何与葑夙对峙几招他却未有伤着自己,原来他早已看出自己身份,只是他竟将天镖门弟子看得这般重倒令月儿出乎意料,再瞧了瞧南寻忆,月儿嘴角微翘,恐怕这其中也有多少是因南寻忆与自己这小杂役有那么点交情,看来认识这千药堂堂主还是大有好处的,月儿正偷乐之时,南寻忆双眉却是挑动一下。

    月儿,你这是作甚?南寻忆看着月儿那边的大包袱,旁边还放着些衣物,心中顿时明了,这丫头连包袱都收拾妥当,对清沩城竟这般不在乎,南寻忆心中失落与悲凉,她竟是愿意走也不要让他帮忙。

    月儿不知南寻忆难过听其一说,顿时有些心虚,眼珠一转将包袱提起放入柜中道:啊,我见这几日天气甚好,便把之前的衣物晒了晒,这不正在归整好放起来。

    南寻忆眼眸抬起,自己怎会拆穿先是扯开这事:千隐今日怎样?

    它喝了些茶水便睡了现下还未醒来,不过似比昨日好些。月儿猜测多半是其今日惊吓过度所致,待其醒来好让南寻忆瞧瞧。

    南寻忆倒了杯茶水边喝边道:月儿,往后葑夙的弟子再若为难于你,你便直说是我南寻忆的弟子可好,我倒要瞧瞧看是他葑夙的弟子了不得还是我南寻忆的弟子好欺负,我倒许久未见到葑夙动怒的样子,月儿,下次惹着他了可要叫我去看看,想来那是极为有趣,呵呵

    月儿诧异,这葑夙生气竟在南寻忆眼中也只是件趣事,这二人成为好友可真是怪哉,月儿笑了笑,只当南寻忆是在逗她玩乐,二人又聊了些无关话,南寻忆见千隐一直未醒,便就给千隐一翻查,确定无事,月儿这才如释重负,月儿恳求南寻忆莫把这事告于师姐她们,事情已了,反徒添担忧,南寻忆明白,二人再说些话,南寻忆离开,月儿垂坐床前,眼露怜爱,右手轻轻抚着千隐毛发,这一日可实为心惊内跳,但愿日后千隐不再经受这磨难,想着明日定弄些好吃的让千隐开心。这时千隐突然惊颤了一下,身体蜷缩一团,嘴中发出细小声音,月儿赶忙将千隐抱起,似哄婴儿般在房中来回走动,千隐鼻子动了动,似在闻着什么,双眼一直未有打开,月儿所猜它应是在找吃的,正抱着它去往柜前,千隐却又缩回脑袋,紧紧贴于月儿胸前,不再发出声音,月儿知道它又睡去,轻手轻脚走回床边将其放下,怕千隐还有不适,月儿一直盯于它看,不知不觉,困意悄至,呵欠难挡,自己竟也慢慢睡去。

    月儿也不知睡了多久,突然耳边传来千隐的叫声,月儿猛然醒来,摸向千隐,将它抱起,千隐吱吱叫着在月儿怀中挣扎着爬出去,月儿只能将它放下,赶紧起身从桌上拿着火折点了烛灯,将烛灯拿起往床前照去,眼前之景令其冷汗频流,此时千隐双眸圆睁,翻来覆去,焦燥不安,神志有异。

    千隐,你这是怎样了?月儿再次将它抱入怀中,不停地唤着它名,千隐起先挣扎,似乎连月儿也不认识,月儿一直喊叫它的名字,千隐慢慢不再挣扎,双眼睁开,渐是清醒。

    千隐月儿见它醒来所悬之心沉定,看来明日需再去找南寻忆瞧瞧,月儿恐千隐这是白日惧恐所引发,却不知千隐见月儿手臂力度松弛立即振翼从其怀中~出来,飞于门前,回望月儿,似在等待。

    月儿一怔神,莫非千隐是饿了,它这是告于自己欲去厨房?月儿略有迟疑,其至此刻确是滴食未进,自南寻忆来后,千隐所得食物甚多,月儿便再未偷去厨房,现今因南寻忆等人前来,夜半厨房偶时会为他们烧制夜宵,也不知今夜是否还有人在,只是再被发现,到时又是麻烦一件,她这个小杂役屡犯清沩城规,叫她如何面对师姐她们,正待月儿犹豫之时,千隐双眼微有蓝光冒出,双翼扑闪,小爪移动门栓,房门忽开

    吱吱吱千隐停立半空,对其挥着双爪。

    月儿未料它竟自己开了房门,看来它已替自己做了决定,月儿不忍拒绝,暗想暂且先去为好,只要未被外人发现,杨叔他们见着也不会怪自己,月儿皱皱眉,自己竟也无赖起来,千隐又是出声催促,月儿只得抓起外衣关门而出。千隐见月儿出来,欢喜异常,振翅奋往前飞,月儿仍怕被发现,紧随其后是叮咛不停,急跑一阵,月儿脚步缓了下来,但又似乎不确定,跟随了一阵,骤然停身,看着千隐所去方向双眉拧起,不对,去往厨房之路本应向右而去,然此时千隐却是向左而去,所去方向是后山,这时候去后山作甚?月儿猜测,莫不是夜黑所致千隐误识方向?

    《重生之失忆了,月》一人一部成名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bsea.com/mulu/zhongshengzhishiyiliaoyue/
上一章        重生之失忆了,月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